剧情君你慢慢来

无差请不要打双向的标签 比如蝙超无差的,打超蝙超就好了 ,不要打超蝙或者蝙超,总有一部分人是不全都吃的,这样打标签略微尴尬,总是这样,就我而言,只能选择屏蔽

想吃粮

如题,想吃粮,铁盾冬盾蝙超米乔CE,想要被投喂,
饿……(ー ー゛)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轻笑着看着小狐狸离去寻找亚瑟,韩信渐渐收起笑容,好看的剑眉皱起
:
空气里弥漫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就像一张弓已经拉到极致,下一次交战一一一一韩信抬头望向深渊里沉睡的主宰,锐利的眼神令人心生寒意
: 真正的战争,现在才开始。

夹杂着蓝色闪电的黑云渐渐聚集在深渊上空,一直沉睡的主宰似乎也察觉到什么,慢慢睁开了混浊的眼:通常只有颜值不合格的龙才会沦为野怪。随着一道惊雷炸起,大战随即拉开序幕。

刘邦在主宰前方吸引火力,黄忠躲在深渊后面架起了炮台,荆轲和高渐离等人紧紧的纠缠住亚瑟张良一行人,黄忠的爆发出的高额伤害阻挡了所有想要冲向主宰的脚步。草丛里,正当韩信准备一个大招跃进想要切掉黄忠时,紫色光芒一闪而过,挡住了攻击——至尊宝。

两个人沉默半响,相视一笑,韩信握紧手中的长枪,眸子里满是战意:“这次,我不会手下留情。”
至尊宝举起手中的金箍棒,勾了勾嘴角:“我也是。”之前多次的较量让两个人对对方的实力和招式都了如指掌,纵使拼尽全力而战,两个人此刻也难以顷刻间分出胜负。

然而此时主宰的血量不到四分之一,张良擦了擦滑落眼眶的血,对娜可露露点了点头。接到命令,借助大招,娜可露露很快便找到了韩信,桀骜不驯的雄鹰在空中飞过,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叫声。韩信听到了雄鹰的叫声,至尊宝自然也注意到了,进攻越发猛烈。韩信忽然转身径直朝黄忠打去,至尊宝一愣,手中长棒挥舞,一个分身加速向韩信攻击,谁知韩信突然停止,硬生生接下这一击,身体顺着惯性朝着主宰飞去。

枪一动,白龙吟。震耳欲聋的龙吟声直冲云霄,所有人都为之胆寒。韩信轻蔑的看着苟延残喘的主宰,长枪挥舞,深渊上所有雷云同时炸起,无数道银色闪电划过长空,伴随一声惊天动地的“国士无双!”
主宰无奈的发出最后一声怒吼,低下头颅,庞大的身躯重重摔在地上。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了个措手不及,待反应过来,敌方疯狂的朝韩信进攻。“不!!”一声绝望的叫声从妲己身上响起,透过重重人群,韩信一眼就看到了妲己,唇畔勾起,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她伸出手:“别哭,狐狸……”鲜血从胸口汹涌喷出,所有的话语都来不及开口。身体被重重击飞,又狠狠的摔落在地上,手中的长枪早已不知何时放开。

直到摔落在地,血色匕首从后背一穿而过,红光模糊了视线,韩信仍固执的看向妲己,手臂直直的伸着,想要擦去她脸上的泪花:“别哭,狐狸,别哭,别……哭……”

不打不相识,不分伯仲的实力与骨子里的那份相似的骄傲让两个人惺惺相惜,自此一战,尽管分属不同阵营,但韩信与至尊宝倒是成了朋友。

每天中午,四个人都会来到河道旁。一开始,韩信和至尊宝切磋的时候,妲己还会在一旁担心的看着。后来确定两个人只是相互比试,妲己便甩甩尾巴,走到树下,想着文姬告诉她的,思考怎么把一朵朵花编在一起。露娜倒是很感兴趣,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两个人对打。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四个人的感情也越来越好。那是一个阳光烂漫的午后,露娜在野区打野,韩信无意间碰到了在一旁草丛等待的至尊宝,相视一笑,两个人站在草丛里聊了起来。说到以往遇见强劲的对手,韩信突然沉默了,眼神望向中路防御塔:妲己和文姬靠在一起,不知说了什么,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金色的眸子染上一丝温柔:“某种意义上,能把我打的丢盔弃甲,只有这个傻乎乎的小狐狸了。”

顺着方向望去,看到笑成一团的妲己和文姬,至尊宝拍了拍韩信的肩膀,英俊的脸庞上露出一丝了然。仿佛舍不得将目光移开,韩信静静望着小狐狸,突然开口:“若是有一天……,记得帮我照顾下她。”至尊宝转过头,惊讶的看着韩信:他们两个人很像,尤其是那份刻在骨子里的骄傲,这让他们无法忍受失败与软弱。

察觉到什么的露娜朝草丛看了过来,对上那疑惑的紫眸,一瞬间,到嘴的疑问忽然停住,半响,至尊宝回道:“……嗯。”
和小萝莉打打闹闹玩了半天的妲己,终于注意到落在身上的目光,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咕噜噜转了一圈,最终定格在草丛里那熟悉的身影上,琥珀色的眸子里盛满了开心,兴冲冲的朝草丛跑去。

将人接住的一刹那,金色眸子里的笑意如同绽放在夜幕里的繁星,摄人心魂,惊心动魄。把小狐狸抱在怀里,妲己奇怪的抬起头:“怎么了……”韩信摸了摸妲己的头,低沉的嗓音让人无法拒绝:“别动,就这样让我抱一会。”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妲己却安静了下来,任由韩信抱着,两只手也悄悄环上了他的腰:
韩信大人也会撒娇呢。

总有一个人,会颠覆你所有的原则,心甘情愿的丢盔弃甲;宁愿放弃所有的自负与骄傲,只为护她周全。

CP:信妲 猴妲 至尊宝露娜

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王者峡谷的战争已经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刻,这也是决定生死的关键。双方拼尽全力争夺主宰,身为刺客,韩信自然战在前线。几个回合后,局势呈现胶着的状态,谁也没有把握能拿下主宰。

草丛里,妲己忧心忡忡的看着韩信身上的伤口:鲜血止不住的溢出,下一波团战随时可能开始,根本没时间上药。韩信揉了揉妲己的头,轻笑一声,眼中满是坚毅:“不用担心,这点小伤没事的,一会你记得躲在亚瑟后面,不要上前,记住了”

弯弯的眉毛皱起,眸子里满是不愿,还未等妲己开口,韩信便知道妲己想要说什么,把小狐狸搂进怀里,无奈的开口:“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你遇到危险我同样也会分心,待在后面好不好,我会小心的。”半响,妲己闷闷的嗯了一声。猛的抬起头,妲己伸手抓住韩信的领子,踮起脚在他唇边落下一个吻:“一定要小心,我会帮你看着背后的。”
微微一怔,笑意盈满了双眼,韩信低下头,再次吻上了妲己:小狐狸……

——————————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韩信如往常一样带着小狐狸来到河边,却遇到两个意料之外的闯入者——至尊宝和紫霞仙子。或是都没想到此刻有人出现,韩信和至尊宝都下意识挡在身旁人的身前。注意到对方的动作,两个人四目相对,透出一丝了然。

空气里紧张的气氛刚有了一丝缓解,注意到露娜手中的短剑上银光一闪,妲己毫不犹豫的扔出了眩晕。两声“小心!”撞在一起,韩信和至尊宝同时开大招出手,兵戈相交发出刺耳的声音。

同为王者峡谷最富盛名的刺客,两个人早就听说过对方,只是一直没有交手。这次意外,倒是给了两个人一较高下的机会。妲己和露娜一边担忧的看着打的越来越激烈的两个人,一边互相紧紧盯着对方,以防对方有小动作。

韩信和至尊宝两个人不分上下,交战一时陷入了胶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双方都露出了一丝疲态。鲜红的血从韩信脸上滑落,担忧渐渐弥漫开来,妲己仍紧紧盯着露娜的动作,琥珀色的眸子渐渐被血红色而占据。露娜面上镇定自若,然而在看到至尊宝被染红的盔甲,紫色眸子闪过一道银光,被冷汗打湿的手心暴露了她内心的不安。

两个人都在等,等待对方的破绽,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轻盈的风此刻却变的十分粘稠厚重,让人喘不过气来,身体也越发的沉重。两个人的血量都不多了,再一次交手后,韩信和至尊宝互相对视一眼,嘴角勾起,两个人同时扔掉了武器,再次打在了一起。旁边神经绷成一条线的露娜和妲己,愕然的看着两个大男人如同小孩子打架般在地上滚成一团,你给我一脚我给你一拳。

妲己歪了歪头,想了一会,放开了一直点着技能的手,大喊着朝露娜跑了过去:“啊啊啊!”“啪!”露娜伸手按住了妲己的头,妲己两只小胳膊对着空气挥了半天,怎么也够不到对方,头上的两只耳朵随着动作一摇一摇。露娜无语的看着妲己,忍不住抬起手摸了把她的耳朵:晃来晃去弄的她手好痒。

感受到耳朵上的温热,和身后传来的大笑:打成一团的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坐在草地上齐刷刷向这边看过来。妲己僵住了,半响,小狐狸委屈的撇了撇嘴,抖抖毛绒绒的耳朵,转身径直朝韩信跑去:“你们太过分了,不许笑,都不许笑……”

露娜走到至尊宝身旁,轻轻碰了下他脸上的伤,满意的听到了抽气声,紫色的眸子对上意中人,一丝羞涩闪过,露娜别过头去,小声说了句“活该”。没有错过那抹羞涩,至尊宝笑了笑,毫不在意的伸手把露娜揽住,靠在自己肩上。

一旁草地上,恼羞成怒的妲己朝靠在树上笑的直不起腰来的韩信扑去,气呼呼的小脸鼓成了肉包子:“冰山脸,不许再笑了……啊啊啊啊……不许笑……听到没有,不许笑……”无奈的把彻底炸毛的小狐狸抱在怀里,韩信忍住笑意,应着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开始给委屈暴躁的小狐狸顺毛……

在得知妲己偷跑出来的原因后,韩信忍不住轻笑出声,伸手把妲己拉到怀里揉了揉她的头:“笨蛋。”带着妲己来到河边,韩信戏谑的看着小狐狸,指了指自己的嘴角,妲己迷茫的望向他,突然反应过来,恼怒的瞪了他一眼:“混蛋”红着脸跑到一旁洗脸去了。无奈地摇摇头,韩信径直走向河水:这不知好歹的小狐狸可是饿了一天了。
皎月浅笑,温柔的看着树下的两个人。妲己拿着最后一条烤鱼,略显不舍的问韩信:“你要吃吗?”看着紧张兮兮生怕鱼被抢走的小狐狸,心底那些恶劣因子开始不安分起来。已经吃饱的韩信紧紧盯着妲己,在小狐狸一脸心痛的表情下,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看着缺了一大块的鱼,妲己不开心的摇了摇尾巴:“你真的吃啊。”韩信挑了挑眉,说道:“是你问我吃不吃的。”
“可是一般人都会回答不吃了吧”妲己委屈的撅了撅嘴。
 金色的眸子从上到下把妲己扫了一遍,最后停留在妲己的肚子上,半天,直到妲己被看得发毛,耳朵都警惕的竖了起来,韩信才慢悠悠的开口:”说真的,我一直很好奇——“
妲己歪了歪头,耳朵动了动,疑惑的看着他。视线转移到妲己的脚边:四条或者是五条鱼的骨头,“你究竟是如何装下这么多食物的,我觉得自己也算是见多识广,可是像你这么能吃的,啧,啧“
韩信恶劣的勾起嘴角“还真是第一次见。”
圆圆的眼睛瞬间睁大,妲己气嘟嘟的瞪着眼前这个不怀好意的男人,尾巴上的毛全都炸了起来:”讨厌的冰山脸!我才没有很能吃呢,没有!“小狐狸气呼呼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她,韩信忍住笑意,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你确定?”“当然了,从来没人说我吃得多——”说到这,妲己生气的瞪着韩信:“除了你这个冰山脸。”
对于‘冰山脸’这个称呼,韩信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继续逗弄妲己,金色的眸子里溢满了笑意:“不管怎样,吃这么多~”故意将‘多’拖长音,注意到小狐狸把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韩信满意的点了点头,把下一句话说完:“肯定会长胖的吧。”妲己原本自信满满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松动,然而仍嘴硬到:”我、我又没吃很多“瞥到韩信嘴角的笑意,仿佛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妲己不自觉把声音提高了一个度:”我才不会长胖呢,绝对不会的。“
看着小狐狸心虚却强装镇定的样子,嘴角扬的更高,在瞥到妲己一边反驳一边想要偷偷把手里的鱼放下的小动作时,韩信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
看着韩信笑得直不起腰来的样子,妲己这才发现自己被戏弄了,生气的把手里的鱼一扔,张牙舞爪的朝韩信扑了过去:”你个大混蛋!别跑!!“一个侧身,躲过妲己伸过来的油乎乎的爪子,韩信挑了挑眉:”笨蛋,哈哈哈。“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妲己再一次朝他扑了过去:”大混蛋,不许跑!!!“
今天的妲己也没能吃到最后一尾鱼呢。
两个人你来我往闹了半天,直到妲己几乎把吃的鱼都消耗完再也跑不动时,韩信这才笑着停下来,任由她扑过来,把脏兮兮的手抹在自己衣服上。伸手把她搂在怀里,揉了揉妲己乱七八糟的头发。坐在树下,韩信把下巴放在小狐狸头顶,任她靠在自己胸膛,拨弄着发梢,听她说着不知从哪听来的神话故事.....
时光未央,岁月静好。
——————————————————————
半夜,睡梦中,韩信感觉到好像有什么在戳他的脸,皱起眉头,忍着睡意睁开眼睛。见他醒了,妲己收回捣乱的手,两只眼睛又大又圆,认真的盯着他:”我真的很胖吗?“头痛的叹了口气,韩信一把将这只笨狐狸按在自己怀里,用手蒙住她的眼睛,一个轻吻落在她的额头,低沉的声音里满是无奈:”睡觉,明天我再告诉你。“

信妲到此完结,接下来会有一个番外,番外是承接这篇文的,不过cp是信妲,猴哥和妲己,内容会有一点虐,放心不会有出轨两夫一妻什么的,不喜欢猴哥妲己cp的小伙伴可以看完这篇后止步了,发番外的时候我会特意表明cp的。文笔一般,脑洞尴尬,更新随心,非常谢谢大家的不嫌弃。爱你们么么哒

本文引用了部分人物台词,均不属于我,若侵权,我会删掉

悠闲而平静的时光匆匆流逝,重回战场,临别前,韩信站在塔下,望着低头不语的妲己,伸手使劲捏了捏她肉嘟嘟的脸,带着笑意的语气透露着某种不可动摇的决心:“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记住了,狐狸。”痛的两眼泪汪汪的妲己揉着发红的脸颊,对着离开的背影大声喊道:“混蛋,不讲理!”

一个打野反野四处支援,一个守塔清兵看守水晶两个人的日常并没有多少交集。在第三次尝试生火烤鱼把尾巴尖烧焦时,妲己终于放弃烤鱼这个美味的午饭选择。气呼呼的把木棍一扔,沮丧的坐在树下,阳光晒的人睁不开眼,妲己捂住咕噜噜直叫的肚子,整个人懒洋洋的靠在树上,上下眼皮开始打架:“……好……饿……啊……”

当再次睁开眼,已经是夜晚,银色的星光洒满了夜空,一个弹指重重打在妲己的额头上。抱住额头,妲己鼓起脸颊,“—唰—”的抬起头,那张带着薄怒的英俊面孔就这样穿透瞳孔直映心房,含着一丝冷意的金色眸子仿佛将妲己全部心神都吸了进去。看着望向自己发呆的妲己,韩信不禁又气又笑:这小狐狸真是……

好久没见,韩信特意跑到中路,却发现文姬那小丫头在塔下转来转去,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怎么办,这么晚了,孟德大人会生气的……”皱着眉头走到小萝莉跟前:“怎么回事,妲己呢?”蔡文姬吓了一大跳,眼眶里的泪水差点滑了出来:韩信周身冷的几乎凝出霜来。小文姬咬咬牙,双手叉腰:“我,我才——”
对方身上刺骨的凉意让文姬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一双大眼睛胆怯的看着韩信,小嘴却死死的抿住。

对峙半天,就在韩信准备采取行动时,曹操突然出现在一旁,文姬松了口气,径直朝人扑了过去:“孟德大人~”糯糯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委屈。曹操接住扑过来的小萝莉,安抚的摸了摸头,沉声问道:“究竟怎么回事”血红与金色相交
很快便转到蔡文姬的身上“嗯,文姬?”小文姬为难的抬头看着两个人,一张小脸皱成了包子,把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讨厌
,她不想被孟德大人打屁股啦!

当韩信终于找到妲己的时候,小狐狸正靠着树睡的正香,嘴角还有不明液体。冷冷瞪着妲己,韩信真想把这只让他担忧着急的祸害抓起来狠狠打一顿。在他得知这小狐狸自己偷跑出来迟迟未归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要好好教训她,然而此刻,看着这小狐狸蠢萌的睡相,几天来的烦躁与不安一瞬间全部消失,几步上前,俯下身,干燥冰冷的唇印在妲己额头,韩信觉得,等她醒来再教训她也不迟。

“看够了没有?”戏谑的语气终于让妲己回过神来,懵懂的眼睛重新聚焦,当意识到眼前放大的脸孔是谁,妲己的脸“腾”的一下红了,眼神四处乱飘。看着整个人都红通通几乎要烧起来的妲己,韩信不禁有些担心:这小狐狸不会生病了吧。身体先于大脑,伸手固定住妲己转来转去的脑袋,韩信弯下腰将额头抵在妲己额头上:温度很正常。妲己被这举动吓了一跳,整个人下意识向后闪躲:绯红蔓延到了脖子。沉吟半响,一直观察妲己反应的韩信终于反应过来:这小狐狸不会是害羞了吧……

跟着妲己来到当初扔盔甲的地方,韩信站在河道旁,看着波涛汹涌的河水,面无表情:
奔流不息的河水把一切都冲刷殆尽,丝毫痕迹都没有留下。还被拎在手上的妲己头都不敢抬:
他脸上都开始掉冰渣子了有没有,呜呜呜~好可怕啊!

沿着河道走了一天,直到天蒙蒙黑,韩信才停下脚步:
和预料的一样一无所获。对着滚滚河水,韩信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身,一旁的妲己蹲在树下,双手捧着烤鱼吧唧吧唧吃的正香,身后的尾巴满足的来回摆动,温柔明亮的月光把妲己脚下的几尾鱼骨照的一清二楚。额角刚消下去的青筋再次暴起,韩信简直想一把掐死这只没心没肺,不知死活的小狐狸。

周围的时间仿佛静止了,响个不停的虫鸣也消失在空气里,韩信眯起眼睛,信步走到妲己身前。沉浸在烤鱼的美味里的妲己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逼近,直到整个人被高大的黑影笼罩住。妲己停住了动作,艰难的抬起脸,对上冰冷的金色眸子。“吃饱了吗,恩?”低沉的嗓音隐含着一丝怒气,妲己不舍得扫了眼手上吃到一半的鱼,粉嘟嘟的唇一撅,不情不愿的答道:“吃……吃饱……了。”
韩信当然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嘴角一阵抽搐:
这小狐狸还真是心大的没边!

气极反笑的韩信一把抄起蹲在地上的妲己,脸朝下按在腿上,还没等妲己回过神来,修长有力的手指一并,狠狠的落在了妲己的屁股上“啪!”妲己愣了一下,下意识开始挣扎。韩信一手压在妲己肩上,另一只手再次毫不留情的拍了下去,连着打了好几下,韩信才停住手。看着趴在腿上一动不动的妲己,金色的眸子闪过一丝疑惑。半饷,娇小的身体开始一颤一颤,不祥的预感再次升起。果然,下一秒,“哇!!……”惊天动地的哭声直接贯穿了韩信的耳膜
“呜呜呜呜呜……哇!……”

韩信头疼的看着腿上哭的稀里哗啦的妲己,等了半天,耳边的哭声不但没有减弱的趋势反而越来越大。无奈的叹了口气,韩信伸手把妲己扶了起来:衣服都被妲己的泪水湿透了。结果不动还好,一动妲己哭的更惨了。瞄了一眼貌似肿了一点点的屁股,韩信调整了下姿势,让妲己侧着窝在自己怀里。妲己不客气的把头往肩头一靠,把所有鼻涕眼泪都抹在了韩信衣服上“……哇!……呜呜呜~哇~”

泪水如涌上的潮水般从妲己眼中掉落,韩信铁青着脸,任由她再次弄脏了衣服,放在身侧的手握了又握,终究没有把她丢出去。凄惨的哭声在夜里显得格外渗人,韩信无聊的想着:明天估计就会有传言说这里有女鬼了。过了一个时辰,盯着肩膀上仍然哇哇大哭的妲己,韩信皱了皱眉头,修长的手犹豫再三,仍是轻轻拍了拍妲己:“好了,不要哭了。”哭声果然渐渐弱了下来。然而还未等长舒一口气,更大的哭声如同豆大的雨点霹雳啪啦落了下来砸了个韩信措手不及。僵直着手,韩信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无措,长叹一口气,韩信摸了摸妲己的头,身体无力的靠在树上:自作孽,不可活啊!

清辉的明月巧笑倩兮,长夜漫漫啊……

水晶基地,妲己端着水从门外进来,只见昏迷了多天的人此刻安静的坐在床边,听到动静的韩信转过头,二人四目相对,只闻蝉鸣。半饷,妲己才反应过来,手中的水盆哐的一声掉到地上,妲己转身就跑:“
扁鹊大人,他醒过来了!”韩信挑了挑眉:还以为这小狐狸会说些什么呢。

不一会,扁鹊便跟着妲己过来了,如石子划过铁片的嗓音一开口就让人忍不住想要捂住耳朵:“你醒过来了啊,感觉怎么样”诡诈的泛着绿光的眼睛扫过韩信胸口的纱布“还好你没一醒过来就不知死活的乱动让伤口裂开”说到这,扁鹊意有所指的看了看自从进屋就一直躲在自己身后的妲己,韩信随着扁鹊的目光看去。听到这,妲己不开心的扁了扁嘴,伸手拽了拽扁鹊的袖子:“扁鹊大人你就不要再笑我了。”注意到韩信看过来的目光,妲己头上毛茸茸的耳朵抖了抖,大眼睛又开始骨碌碌的左右乱转,就是不看向韩信。说到最后,妲己的声音越来越低,又往扁鹊身后挪了挪。

韩信看着躲躲藏藏的妲己,眸中闪过一丝诧异:这狐狸——似乎很怕他的样子。扁鹊看着这两个表情各异的人,嘴角挑起一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笑容:这反应,事情可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妲己苦着脸看着眼前的饭菜,尾巴烦躁的甩来甩去,浑身都透露着不情愿,总是弯弯的嘴唇此刻撅了起来:“为什么是我去给他送饭啊?”张良诧异的看着妲己,不紧不慢的说道:“是你把他带回来的,况且,之前不就是你一直照顾他吗,怎么突然不想去了又?”
妲己沮丧的把头趴在桌子上:“那当然是因为……我就是不想动嘛,张良大人就帮我送过去吧,拜托你了,好不好~”张良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我叫文姬送过去吧。”妲己蹭的站了起来给了张良一个抱抱:“我就知道张良大人你最好了”。看着妲己兴高采烈跑走的背影,张良摇了摇头:这世上他永远搞不懂的事情,大概就是女人了。

直到韩信的伤完全愈合,他也没有再次见到过妲己。出发前,扁鹊特意找到韩信,给他一些伤药,状似无意的说:“妲己这小狐狸,呆头呆脑又笨的要死,还整天迷迷糊糊的喜欢到处乱跑——”韩信停下手中的事情,抬头看向扁鹊,金色眸子闪过一丝了然,看到韩信这么识趣,扁鹊满意的点了点头。

韩信当然知道扁鹊并不是真的担心妲己所以特地来拜托他,毕竟他脸上那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让人想忽视都不行。

重新进入王者峡谷,韩信边打野边找寻妲己,一连半个月,韩信连根狐狸毛都没看到。本来没将事情放在心上的韩信眯了眯眼:“小狐狸!”兜兜转转,韩信跑遍了王者峡谷。站在敌人野区的草丛里,韩信干净利落的将长枪从敌人胸膛拔出。中路的高渐离似乎察觉到什么,径直朝野区走来。韩信看了看自己的血条,冷哼一声,直接开了技能跳到了敌人防御塔中间的草丛里。“啊——唔——”韩信一把捂住妲己的嘴,透过间隙,高渐离走到主宰附近看了一眼就离开了。妲己拼命踹了韩信一脚:她快要窒息了!韩信看了一眼快要喘不上气的妲己,金色眸子闪过一道光芒: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哼!这小狐狸还真会躲,怪不得他找遍了地图也没发现她。

韩信低下头,冰冷的唇凑到妲己耳边:“不要出声。”妲己点了点头,毛茸茸的耳朵擦过韩信脸庞,抖了抖。韩信慢慢收回了手,感觉身上的禁锢消失,妲己深吸了一口气,开了闪现就向敌方上路第一座防御塔下跑。红色致命的光还没等落下,妲己就被眼疾手快的韩信一把抓住后领给拽了回来。“还想跑,恩?”抓着衣领将人举高对着自己,韩信饶有意味的看着满脸沮丧的妲己,平常活力十足的尾巴此刻没精神的耷拉着:刚才说放开她时,狐狸耳朵一直转来转去,他就知道这家伙在打什么鬼主意,果然,呵!

刺骨的杀意激的妲己一个哆嗦,妲己扁扁嘴,彻底放弃挣扎,一张可爱娇俏的脸皱成了包子
:“你来之前,我刚从那朵大胖花手里逃掉”韩信愣了一下:大胖花?
反应过来后韩信忍不住笑了笑。“我当时躲在草丛里,没一会就看到你们打起来了……我当时血都见底了……你又伤的那么重……”
韩信诧异的看着妲己:这又和你一直躲我
有什么关系。还未来得及出口问,就见妲己一脸豁出去的闭上了眼睛:“你穿着盔甲太重了,我实在拖不动,就——”韩信怔住了,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就把你的盔甲脱了下来给……给扔了!”
韩信一向泰山崩于前而不变的脸上露出一丝崩溃的表情:她竟然把他盔甲给扔了,扔了……扔了……扔……了。妲己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心一横,直接把一切都说了出来:“要不是后来半路上遇见了亚瑟,那个长枪就也扔掉了”。

说完一切,妲己松了一口气,绷直的耳朵也弯了下来:这些日子以来,准确的说是自从韩信醒过来,她就一直提心吊胆,生怕被问起盔甲的事,每天都害怕的要死,从成吉思汗那里知道韩信回到王者峡谷的消息时,天知道她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现在都说完了,要打要骂随便吧,终于不用整天一直绷紧神经东躲西藏了。

韩信看着手上被拎着衣领扔弯起嘴角的妲己,额上的青筋隐隐跳动:这不知死活的小狐狸,在扔了他的盔甲被他知道后,竟然还敢冲他笑……很好……韩信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怒火中烧,什么叫气急败坏。风吹过草丛,发出沙沙的响声,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狂风暴雨,妲己奇怪的偷偷瞄了一眼韩信:冰的要死的脸更臭了。妲己摇了摇尾巴:果然他还是很生气。

cp:韩信&妲己
关键词:优点与缺点
亲吻
一见钟情
进入王者峡谷时,妲己就注意到了那身盔甲,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落地时的那一声龙吟,吓得妲己脚下一软,一激动开了闪现。那人回头看向妲己,冰冷的眼神让妲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然而他只是冷冷哼了一声,纵身一跃进入了草丛。
战争开始,妲己和往常一样去了中路,直到清完兵线,对手才缓缓出现在塔下,是黄忠。超长的射程和不知躲在何处的兰陵王让妲己吃了几次亏后只敢躲在塔下,偶尔用一技能清一清兵线。
         四级之后,或许是之前被压制的一肚子气,妲己大着胆子闪现到黄忠身边 ,一连套的技能打了出去,却没有打退黄忠,半血的黄忠不慌不忙在草丛中蹲了下来,接连不断的攻击把妲己打的狼狈不堪,惊慌失措的往塔下跑,头顶的血条短短时间就剩下不到三分之一,妲己害怕的闭上眼睛站在原地,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突然在耳畔炸响:国士无双!银色长枪横扫,带起凌厉的风擦过妲己,在她手腕留下一道道红痕。兵戈相交发出的声音震耳欲聋,妲己忍不住弯下了头顶长长的三角狐耳,身后的尾巴也被激烈交战所迸发出来的强烈杀气吓得动都不敢不动。
        终于,在一句充满不甘与怨恨的“不服老!”后一切尘埃落地。韩信收起长枪,侧头看了一眼身旁紧闭双眼,吓得连尾巴都僵直在身后的妲己,远处的草丛闪过一道身影,金色的眸子染上一层凉意,被激烈的交手所吸引来的敌人正在靠近,韩信扫了眼地图:队友也在赶来的路上。皱着眉头,韩信冷哼了声,低沉的嗓音落在妲己耳旁:“去后面。”纵使环境寂静下来妲己还是害怕的不敢睁开眼睛,身体僵硬的失去了所有行动能力。然而身旁人语气中的森然冷意惊得妲己炸起了尾巴,重新掌握身体的指挥权,睁开眼睛小跑着躲回塔下。

纵然局势一再紧绷,团战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爆发,双方都在暗中积攒实力。黄忠复活后去了下路,中路空了出来。妲己不一会就推倒了第一座防御塔。眼角扫到一抹粉色的身影,妲己放弃了继续推塔,转身躲在了一旁的草丛中。谁知貂蝉清完兵线径直向妲己方向跳了过来,妲己向后逃跑却正好落入了貂蝉的花阵中,减速加上莲花绽放炸掉了妲己半管血,妲己慌乱的点了二技能,看了一眼被控在原地的貂蝉,眼睛骨碌碌的乱转。
即使被控住,貂蝉嘴角的笑容依然是那么迷人而致命:这只小狐狸注定逃脱不了她的舞步。果然,没等妲己跑远,貂蝉就追了过来:她开了净化。伴随着貂蝉优美的一跃,四朵美丽危险的莲花绽放在妲己身上,妲己头也不回,在心中默念:2,1,0!一阵光芒闪过,剩下不到十分之一血的妲己逃离了那朵食人花。
“呼~”逃脱追杀的妲己躲在下路的草丛里深深的松了口气,带着血迹的手抚上了自己那颗嘭嘭直跳的小心脏:吓死我了,好凶残的一朵大莲花,可怕。身后的尾巴也仿佛放松了下来,随着妲己的小声嘟囔开始一摆一摆。

而此刻,上路敌方野区,韩信藏在红buff后面的草丛里,冷冷的看着正在打野的荆轲,只剩最后一击时,韩信点下惩戒拿走了红buff,并且开了技能跳到荆轲身旁,银色长枪一把将荆轲挑了起来,随着龙吟而来的是高额的伤害。荆轲恶狠狠的盯着韩信,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容,白色光芒泛起——是刘邦。
韩信勾出一抹冷笑:哼!垫背的,怎么都不嫌多。长枪乱舞,将荆轲和刘邦打的节节败退,狼狈不堪,折射冷硬金属光泽的长枪直击二人要害,关键时刻,火红炙热的恐惧之眼浮现在上空,哪吒终于赶了过来,得到喘息的刘邦慢慢拍了拍身上的灰,微笑着看向韩信,躲过咄咄逼人攻势的荆轲也再一次握紧手中的匕首,再加上一旁虎视眈眈的哪吒。
金色的眸子渐渐眯起,韩信突然出手没有选残血的荆轲而是将满血的哪吒挑起,出乎意料的攻击让下意识挡在荆轲前面的刘邦怔住了,然而韩信并未在哪吒身上停留,直接开了二技能跳出三人的包围圈,白色的身影消失在草丛中,空气里传来饱含嘲弄的笑声:“你们的脑袋里好像少了点什么,呵~”

脱离险境的韩信来到下路敌方野区,还未稳住身形,便听到一声轻笑,微微侧头,粉黛佳人的绣球擦脸而过,下一秒,怀中便多了一位温香暖玉,娇柔的声音唤道:“韩信哥哥,好久不见,你——”貂蝉仰起脸,眉眼间顾盼生姿“有没有想人家啊~”。以往冰冷无情的金色眸子此刻流转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韩信揽住貂蝉,一手握住她的手,凑到嘴角,轻轻落下一个吻:“好久不见了,貂蝉妹妹。”薄情的唇轻抿,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貂蝉娇羞的想要抽回被偷香的手,然而另一只手却不老实的抚上了韩信的胸膛,挑逗游走:“韩信哥哥,既然好久不见,不如——留下来好好陪小婵叙叙旧吧。”柔情似水的眼睛划过韩信宽广的胸膛,英俊迷人的脸庞,和他四分之一的血条,貂蝉脸上的表情更加楚楚动人。韩信摸了摸貂蝉柔顺的长发,语气中满是宠溺:“我也想陪小婵多叙叙旧,只可惜最近实在脱不开身,恐怕要委屈小婵你了。”
粉色长裙下露出诡异的蓝光,貂蝉掩嘴轻笑:“这可由不得你了——”莲花绽放,貂蝉站在舞阵之中,芊芊玉手轻拂耳边的散发“韩信哥哥”。扫了眼暗色的技能,面对气势逼人貂蝉,韩信的语调中反而多了丝慵懒:“貂蝉妹妹,你还是这么任性,呵!”故意拖长的尾调如同一把小扇子惹得人心里痒痒的。貂蝉眨了眨眼,一举一动都是说不出的万种风情:“你们男人啊,不就是喜欢既任性又爱撒娇女人吗。”
话音未落,貂蝉一个舞步来到韩信身旁,韩信侧身堪堪躲开攻击,下一招却已经到了,鲜红的血花在韩信胸膛上大片大片绽开又迅速凋落,与银白的盔甲形成触目惊心的对比。紧握手中的长枪,勉强支撑起身体,韩信低着头,散落的头发遮住了他的面孔,貂蝉漫不经心的看着自己手上刚染的指甲,慢悠悠的走近。一动不动的男人身上迸发出惊人的杀气,貂蝉抬起头,叹了口气,脚下的步伐却未停止,莲花瓣在指尖聚集,终于——枪一动,白龙吟。
飞舞的长枪向貂蝉袭来,指尖聚集的花瓣变攻为守,挡开了攻击。韩信抬起头,冷峻的脸庞上满是杀意,低沉的嗓音伴随着凌厉的进攻响起:“有种死人,叫做屠龙者。”交战越发激烈,之前的围堵消耗了韩信一部分实力,再加上过度失血,眼前不时泛起阵阵模糊,终于,一个恍惚,貂蝉抓住机会直取要害,韩信心中一寒,突然从旁边飞出一道冷光打在貂蝉身上,貂蝉顿时僵在原地,来不及多想,韩信纵身一跃,银枪划过长空。“噗——”鲜血争先恐后的从貂蝉胸口涌出。
长枪落地,韩信再也支撑不住,在彻底昏迷之前,眼角仿佛看到一个身影向他跑来。

蝙超
微博  https://m.weibo.cn/5703688740/4080960687726173